厦大校长谈开设高尔夫球课:只是一门体育课程

厦大校长朱崇实18日接受本报专访,首次对媒体做出回应:高尔夫球课在厦大只是一门体育课。

15日,厦大校长朱崇实在山东大学举办的一个研讨会上谈了50分钟的精英教育,不过,只有大约五到十秒谈及厦大开设高尔夫球课的谈话被广为传播,一些人还推断出这位厦大校长将精英教育等同于高尔夫球课,朱崇实因此成为焦点人物,据说,包括BBC,法新社等在内的国外媒体向厦大提出采访申请。

作为厦大校长,他真的认为没有高尔夫球课就培养不出精英了吗?昨天,出差回来的朱崇实心平气和地接受本报专访,这也是自媒体近期狂打“高尔夫球”之后,这位厦大校长首次和媒体谈及他对精英教育的认识,以及精英教育和高尔夫球的关系。

记者:早上参加高教质量研讨会,我向高教专家潘懋元请教他对这场高尔夫球和精英教育争论的看法,潘先生说,“从当时记者的报道,我看不出背景,我也不相信厦大校长会将精英教育简单地等同于高尔夫球课,所以,我不发表议论。”那么,请告诉我们事实,您眼中的精英教育到底是什么?

朱崇实:高尔夫球课怎么可能和精英教育划等号呢?怎么可能没有开设高尔夫球课,就培养不出精英呢?或是培养精英,一定要打高尔夫球呢?

我当时用了50分钟阐述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发展精英教育的必要。我认为,在大众化阶段,高等教育的一个主要任务是满足市场需求,这是高等教育持续健康发展的一个重要条件。不过,一分为二地看,它存在的一个负面影响是人们很容易忽视高等教育的公益性,简单地把所有结果以是否满足或迎合市场的需要作为衡量标准。所以,在这个阶段,我认为我们需要精英教育。

什么样的教育才是精英教育?我的理想是:我们要培养这样一批人:他不是简单地根据市场需求来设计自己的人生目标,他的追求和理想超越现实,有引领社会的能力,他们把社会利益看得高于个人利益,把长远利益看得重于眼前利益,有很强的创新意识和能力,愿意脚踏实地去实现理想而奋斗。

我经常在思考,为什么我们现在一些学生把追求金钱、追求“社会能给我什么”来作为自己考虑的首要东西,而不能把“我能给社会什么”来作为自己的追求?所以,在我看来,如果高等教育只是简单地把满足市场需求作为自己目标,那么,这个社会是危险的。中国一定要有若干个一流大学来培养社会所需要的精英,如果一流的大学都没有办法做到这点,那么等到我们意识到这个问题时,可能就会有一代甚至几代人被耽误。

朱崇实:我认为,像厦大这样的大学就应该把培养精英教育作为己任。怎么培养一流人才?我们要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,在这个前提下,我们要尽所能为他们提供宽松文化、一流师资、良好设施。我是从这个角度思考问题,我们要根据自身条件为学生全面发展提供最好的环境和条件,使他们得到最好的关怀、鼓励和培养,使他们对整个国家和人民有很深的爱,最终,他们会意识到要把这一切回报给社会。

这时,我谈到高尔夫球课。在厦大,这就是一门体育课。事实上,它是我们实践自己理念所做的无数项工作中的一项。也许在其他地方开设不了高尔夫球课,但是,在厦大,我们有这个条件。紧邻校园就是一个高尔夫球场,球场的主人的父亲就是厦大校友,他愿意为母校提供这个方便。此外,我们在漳州校区建设高尔夫球练习场,占地约70亩,位于总面积为2600多亩漳州校区的一个山窝地带,这里凹凸不平,不太适合建造其他建筑,我们就把它利用起来。而且,我可以告诉大家,建一个高尔夫球练习场,并不会比我们建游泳馆、篮球馆花费更多的钱。

我们认为,开设高尔夫球课,也许可以帮助学生理解认识一种文化,掌握社会交往技能,对他今后迈出校门可能是有好处的,说白点,开设这门课的初衷在于我们想尽所能为学生创造全面发展的条件。

当时,我之所以提到高尔夫球课,是为了说明一点:从这件事,折射出厦大为自己学生成长进行非常精心考虑,换句话说,它的意义不在于高尔夫球本身。

朱崇实:厦大最自豪的一点是:贫困学生不仅不会因为贫困失学,他们也不会因为贫困而无法安心地在厦大学习,他们在这里受到很好的教育,学校会对他们给予足够的关注。

贫困学生和高尔夫球课有什么关系呢?高尔夫球只是我们30多门体育选项课之一,我们没有对学生征收额外费用。

我想,国内很多家境贫困的学生也许一辈子都不知道高尔夫为何物,但是当他来到厦大,他有上高尔夫球课的选择,这有什么不好呢?

记者:有人形容说,这几年高校快成为“过街老鼠”–有时,即使很小的一件事,也被无限制地放大,或是上纲上线。高校对此是否很无奈?

朱崇实:这几年,社会、媒体对高校高度关注,是件好事,因为从某一个方面表明大家对高校寄托的希望。不过,另一方面,我认为,个别媒体对自己所应该要尽的社会责任上,要有更好的反思。作为一个媒体,看待一个问题,它应该明白,自己有很强的导向性,应该站在更高的高度来看待自己身边所发生的事,而不是一味地去迎合社会上某些人的口味。

记者:您这几天上网了吗?看到那些针对您的批评了吗?看到自己所说的话被任意歪曲,心里着急吗?

朱崇实:我一直在上网看人们发表的评论,但是,我倒不是在为自己着急,相反的,我为社会着急,我甚至感觉到一种忧虑。

我认为,我们的个别媒体和社会上的一些人需要更加理性。我看了一位高教问题专家发表的激烈批评,我奇怪的是,这位专家怎么不思考一下:作为一名大学校长,怎么可能把精英教育等同于高尔夫球课?为什么一些人的思维如此简单,只是在人云亦云。

不过,从某一个侧面,我认为这场争论是一件好事。多少年前,大家谈的还只是高校的宿舍、食堂,但是,至少这件事说明,现在大家谈论的已经是人才培养了,社会思考的问题已经更深一层次了,这是件好事。

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